7月21日,廣州市紀委舉行發佈會,對廣州市國土資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長、黨委書記李俊夫涉嫌嚴重違紀被查案進行通報。新聞發言人梅河清藉機對近期高頻出現的“通姦”一詞進行瞭解讀,認為其是“錯位的感情”,並直言以通姦為代表的“錯位的感情”是不少領導幹部違法違紀的催化劑。(7月22日《新快報》)
  在最近的反腐風暴中,“通姦”一詞的出鏡率不低,這個詞也需要一個全新的解讀。然而,將通姦定義為“錯位的感情”顯然無法滿足公眾的期待。因為在現代社會,感情這東西是無所謂對錯的,怎麼叫對位,怎麼叫錯位,愛情很多時候沒有什麼道理可講。這種說法相當於將官員通姦歸到了感情問題的範疇,很容易引發公眾認識上的混亂。
  這種定位未必有多錯,它所存在的問題主要還是在於沒有切中要害。官員通姦根本就不是什麼感情問題,也無所謂對位還是錯位,它甚至都不是一個道德問題。要是按照這種解讀,受賄也可以被解讀為“錯位的金錢觀或致富觀”,這種解讀顯然是將一個違法犯罪行為簡化成了一個觀念問題,甚至有為貪官開脫的嫌疑了。
  我們承認,很多時候官員與異性之間的非正常關係可以成為一種誘因,引發其貪腐,但若將其視為貪腐的根源則無異於新版的“紅顏禍水”論。貪腐行為本身是一種權力行為,它的最終原因只能是“錯位的權力”。
  “通姦是錯位的感情”這種解讀的出現也並不是一種偶然,在我們的反腐思路中,通常都習慣於從觀念上尋找腐敗的誘因。要求官員加強理論修養,樹立人生觀、價值觀,如今,看來還要再加上一條樹立正確的感情觀。
  其實遏制貪腐行為,通過樹立各種觀念來改變這種欲望,至少不是對所有官員都有用。政治文明建設,真正能起作用的是十分嚴格、行之有效的權力規範。
  事實上,“通姦”在反腐風暴中真正起到的積極作用也在於制度建設上。對於很多國家而言,“性賄賂”和“權色交易”的治理都是一個極大的難點,因為從法律上難以證明。即便在我國法律上對於官員接受“性賄賂”也沒法做出相應規範,而在黨紀中對於“通姦”的懲戒規範,則很好地堵上了這個制度漏洞,讓反腐制度建設得以更加完善。
  當然,重視官員的道德建設和觀念建設對於反腐有益無害,但對於反腐本身來講,制度規範永遠要放在第一位。“每個人都有欲望,但我們要把欲望關進道德的籠子,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”,道德的籠子能否關得住欲望需要存疑,權力需要制度的籠子卻是一定的。  (原標題:官員通姦豈止是感情錯位)
創作者介紹

朱朱奇兵

oi53oinpz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